啊……

Leo小爺:

*陆昱晟个人向,涉及夏陆,晟霖等等邪教
*主观臆想,不参照原剧人设
*私设如山,OOC是特色
*内涵黑暗世界描写,不适者慎入
*分级:NC17/涉及敏感sex描写
………………………………………………………………
1.
陆昱晟对谁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对他要杀的人却是一本正经的温柔体贴。

2.
陆昱晟穿黑衫,肃穆而不苟言笑;着白衫,清丽脱俗,却一向是为了给路上踏过的牺牲者作吊唁。

3.
陆昱晟喜欢“选择”,喜欢给人机会。头留字走,银币大洋往天上一抛,是“走”是“留”,是生是死,其实最后都只是看他当天吃橘子的心情。

4.
陆昱晟家里养了花,根叶全是诡异的深红色或者是棕褐色。因为他养花的“肥料”,都是这个成色的。

5.
陆公馆的后院有一片竹林,泥泞之上是郁郁葱葱,黄土之下也是“葱葱郁郁”。

6.
陆公馆养了十几条猎狗,平日里都喂得很壮实,但是隔三差五饿小半月是常态。若是遇见一些不长眼的,便会抓来,也先饿上十天半个月,然后再和狗放在一起,看着他们互相喂“食”。

7.
陆昱晟很爱干净。衣冠不楚的他是见不得的,若当下是长得合眼的,一场服侍可能躲过;若是生得难看的,杀了都不一定喂狗。

8.
潮州会馆后院永远有个角落会备着十几口棺材,而且还经常需要补货。

9.
陆昱晟喜欢晚上看书,更喜欢这时候桌下人悄无声息地侍奉。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对方弄脏书房地板的。

10.
只要陆昱晟喜欢,没有他睡不到的人,不论男女。

11.
陆昱晟见洪三第一面,就说“这个孩子我还是蛮欣赏的”,“我想试着带一带”。其实他那时候心里一心只想把洪三的脑袋砸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小九九。这世界上啊,聪明的有他一个就够了。

12.
陆昱晟其实有夫人的,只是全部“圈”在家中,饲养为主。

13.
陆昱晟看似禁欲,却和两位哥哥各有故事。他会为大哥趴在桌子上,却把二哥摁在墙上操。

14.
陆昱晟在“劫土案”结案后,霍天洪要杀沈达灭口时救了教头。作为回报,他面无表情地看完了一整场“沈达夜战凤鸣楼”,还请了有此爱好的军统高官们一起隔帘观摩。

15.
陆昱晟有一张“名单”,是一些他睡过觉得还不错的名字。只要他想,他会把他们叫来,自己玩儿,或者分享给别人,或者让他们互相表演。看心情,也有可能,就这样杀了。因为对他来说,看对方恐惧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感官刺激。

16.
陆昱晟其实在上海是无所畏惧的,他杀过高官,杀过罪犯,也杀过“平民百姓”。但是他有自己的原则: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淫欲、暴食,沾者都可杀。

17.
陆昱晟演技一流,他迄今为止在张万霖面前都是一个“需要呵护备至”的三弟,哪怕每次他上他二哥的时候明明下手那么重,经常闹得张万霖三天下不来床。

18.
霍天洪虽然喜欢陆昱晟,但是他们只做过一次,那回还是陆昱晟自愿的。后来啊,只知道全青帮上上下下都开始听陆昱晟的了。

19.
陆昱晟有一个准则,他从来不把自己的阴暗面告诉他的哥哥们,但是背后替他们处理的仇家多得可以填黄浦江了。

20.
陆昱晟喜欢哥哥们,却从来不动嫂子。倒不是因为兄弟情谊,而是觉得她们脏。

21.
夏俊林,是二哥新来的一个手下。他来青帮的第一天,陆昱晟远远见了就把他列进了自己的“名单”里,当天晚上就想好了怎么要他。

22.
夏俊林为张万霖办的第一件差就被陆昱晟搞砸了。他要去找那个人收账,他提前拿那个人喂了狗,只给他原地留下一副带了丝丝血肉的森森白骨,把他吓得几晚上做噩梦。 陆昱晟听了回报,却笑得格外天真浪漫。

23.
夏俊林调去码头监工,他手头的货永远有问题。不是数量不对,就是货品被调包。而且他永远找不到正确的解决方式,找人帮忙也不行。谁要是帮他,都“不得好死”,字面上的意思。

24.
张万霖对夏俊林的工作很不满意。某天晚上让他去大帅府卧房见面,说是脱光了商谈生意。可当晚大帅府起无名大火,烧了恰好一半的庭院,就剩下卧房那半是完好的。张万霖派人查了好几个月,都没查到纵火犯。

25.
夏俊林第一次和陆昱晟正式见面是在芳草楼。因为张万霖认为他“不祥”,直接捆了就卖给了芳草楼作倌人。在一众叫价声中,陆昱晟第一次举牌就以“可以买下整栋芳草楼的价格”买了夏俊林。

26.
陆昱晟把夏俊林买回来的第一天,就把他带上项圈锁在“圈”养自家夫人的房间里。门内的女人们都已经饥渴得如狼似虎了,此时送来一口“鲜肉”,还不都想吃干抹净。那一晚,门内的尖叫和呻吟此起彼伏,一夜未停。

27.
第二天陆昱晟起床后,管家通报,暗屋里的“夫人们”都急需要送去医院救治。经过昨晚,现在基本上都失去了行动能力。陆昱晟一口茶差点喷出来,点点头,摇头笑着签了一叠休书,和着银票一起给了管家。笑容一收,便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文尔雅。

28.
最近,上海几大家族接连都出现了诡异的灭门惨案。老百姓都在传,到底是哪里的悍匪做的。但没有人知道,这些家族的共同点是曾经都跟陆府联过姻。由于联姻的原因都是不可告人的,所以报复,反被灭门的恶俗桥段没人会联想到。毕竟,陆先生在大上海,可是出了名的德高望重。

29.
夏俊林因此被陆昱晟罚光着吊在客厅二楼晾了三天,不允许吃喝供所有来往的家丁和佣人“参观”。但谁都不敢“刻意”多看几眼,因为惩罚的第一天有一个后院的护林员多看了几眼夏俊林健硕的肉体,眼睛发光,甚至有些勃起。当晚就被挖了眼睛且阉了个干净。

30.
陆昱晟和洋人里一批医学研究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拿了一种会致幻的实验药回来,给夏俊林注射了。当晚,他看了一夜夏俊林的“奇幻秀”:又哭又闹地扯自己脖子上的铁链;疼痛难忍地撕扯自己的下体;一拳拳地用血肉砸向地板;一脸眼泪地渴求肌肤相亲。陆昱晟始终冷眼看着这一切的药物反应,坐在夏俊林铁链范围之外的一步,纹丝未动。只是最后等夏俊林扑向他的时候,轻轻的用手指划过了他的鼻尖,眼睁睁地看着他精疲力尽、倒地昏迷,仅此而已。

31.
实验药有副作用。夏俊林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了。他吃不下任何东西,身体脱水得厉害。日渐消瘦,形容枯槁。陆昱晟没有再去看过他,每听下人汇报,也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看着手里的公文,眼睛都不抬一下。

32.
前几天,法国人的一家研制致幻剂的研究所发生了实验事故,主要研究药物的两位学者在事故大火中丧生。这次意外来的特别仓促。去世的这两位似乎跟陆先生平日里“交情”不错,二人的葬礼先生都着白衫出席了。

33.
陆公馆的私人大夫是全上海医术最顶级的冯妙春。夏俊林几天之前就把副作用的那些毛病全瞧好了,花了陆昱晟一笔不小的“诊疗金”。至于怎么还……这次夏俊林倒是没有再被锁起来,而是像其他雇员一样分配去当了保镖。但是陆昱晟的保镖全是要死未死的囚犯,这样挡枪才麻利。

34.
陆昱晟削苹果没有削梨快,所以他其实会用刀,只是洁癖让他不再碰这种肮脏物件儿。不过,医学解剖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35.
夏俊林为护自身清白,天天跟五十来个保镖打架。身上伤痕累累,但本事却是日益见长。某天实在打不动了,被管家从血泊里拖出来,这才再见着眼前笑靥如花的陆府主人——陆先生。

36.
陆昱晟觉着能把五十个亡命之徒一周之内杀了一半,夏俊林这个近身护卫已然合格。他把那些剩下的“保镖”都捐给了医院,把夏俊林留在了身边。他送了他两样东西:墨松扇和蝴蝶刀。扇子用来平日里掩盖戾气;蝴蝶刀?当晚就划在了夏俊林后背的皮肉里,在他俩第一次做的时候。

37.
陆昱晟睡觉很不安稳,这是让夏俊林不解。他总以为,陆昱晟的狠,像天性一般自然,不会有其他原因。直到某天晚上他听见陆昱晟说梦话:再见了,爹。随后是一阵令人胆寒的大笑。夏俊林沉默,给他抹掉悄悄流下的一滴眼泪。

38.
近来战事连连,陆昱晟总是穿着白衫。因为讲究,他也给他备了各种颜色款式的衣服,可夏俊林只穿黑色的长衫。他怕他自己受伤会被弃,黑色,即便血流干也不会被看清的颜色。

39.
霍天洪因为得罪了一位军阀被带走。陆昱晟为救人,跪过一片玻璃地也没能让对方明面儿上和解。最终,是张万霖劫了军阀的家里人,一命换一命才救出了大哥。事后,陆昱晟给银钱让张万霖离开上海,张万霖推脱了银钱,要了一个人——夏俊林。陆昱晟没犹豫就答应了。

40.
五个月后,夏俊林自己从杭州跑回来,却发现陆公馆已有了新女主人——小阿俏。她腹部微微隆起,一看便是有了陆昱晟的孩子。书房里的陆昱晟知道夏俊林跑回来了,墨水洒了一桌子。他吩咐管家让他跟着阿俏作护卫,自己却没有再去见他。

41.
夏俊林倒是真心对职责没有懈怠,但凡他陪同出行,阿俏身边五米无生人近,日本人也不例外。陆昱晟知道夏俊林的心思,却每次置若罔闻。

42.
阿俏清丽脱俗,虽是红尘佳人,却不沾红尘之事。陆昱晟待她相敬如宾,日日虽然同床共枕,但从不僭越。有时阿俏垂涎身侧之人,偶尔自发取乐勾引,陆昱晟也像尸体一般毫无反应。

43.
陆昱晟至今不见夏俊林,只是有时在远处默默看上一眼便走。女人的直觉总是灵敏的,她发现了他与他的心照不宣,她利用它推到了陆昱晟。她让夏俊林就在旁边看着,看着他们“夫妻”承鱼水之欢。陆昱晟这次果然没有再“扮尸体”,非常配合。毕竟戏,还是得演下去。

44.
阿俏几个月后生了,但孩子乍一看并不像陆昱晟。也不应该像,因为确也不是陆先生的骨血。孩子一落地,陆昱晟第一时间安排了人送她和孩子去了杭州。张家的香火算是保住了,二哥的这辈子,和他算清了。

45.
陆昱晟拉着夏俊林去了卧房,锁上门,吩咐所有人都去屋子外面候着。夹杂着大街上起义游行的一次次口号,房间里呻/-吟叫喊声连绵不绝,他们俩似乎要把这辈子没做完的爱都补上。数次之后的精疲力尽,腰腹上、空气中全是精水的味道,结束时他们就这样肩并肩仰头躺在床上,胸膛起起伏伏,嘴里大口喘着粗气,身体之间,十指微扣。

46.
战况事趋日下,陆公馆的人已经解雇得七七八八,就剩下他和他的“黑无常”了。陆昱晟去问了大哥,霍天洪并不愿意离开上海,他的根在这里。后来他同样问过夏俊林,夏俊林却说:你在哪我就在哪。陆昱晟摇摇头,他还是不相信。

47.
陆昱晟决定离开上海,去香港。清早,一颗炮弹在他的屋前百十来米的贫民区爆炸。一睁眼,夏俊林不在身边,他却无奈地笑了。直到他登船的前一天,夏俊林过去了一周也没有回来。

48.
陆昱晟倒是希望他死了,这样,至少不算背叛。一言不发地收拾了行李,陆昱晟直接去了码头。码头排上了长长的队,人山人海。可日本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呢?人群之中,几个日本特务抓住了陆昱晟,一把摁在了地上。

49.
日本特务的恶劣拘捕行径让陆昱晟放弃了反抗。他上一次放弃反抗,还是十来岁他爹带着绝症侵犯他的时候。不过后来,他死了,因为病重。之后他才重新活过来。他原本并不是一个黑暗的人,可是家庭变故和父亲长年累月的不伦行为让他精神崩溃。抑郁成疾,他才成了今日的陆昱晟。不过此刻,他已经不想再反抗了,他累了。

50.
两名特务架起陆昱晟,一回头,身后其他同事已被割了喉。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身黑袍,盛怒中双手沾满鲜血的夏俊林。二人松开陆昱晟,正准备掏枪时,其中一人喉间已经插上了一把蝴蝶刀;另一人惊吓得发疯后退,错步掉进了海里。陆昱晟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抬眼看着几步远的夏俊林,嘴角微微上扬。夏俊林擦了手,上前拉住陆昱晟,侧过头便吻了上去。他们的身后,战火纷飞的炮弹声成了最合时宜的交响乐……





【彩蛋】
在船上。

“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

“我去劝了,霍老板还是不愿意离开,他让我帮忙把他的妻儿送上去天津的火车。一结束我就回来了。”

“嗯。”

“我们去香港?”

“嗯。”

“就我们?”

“嗯。”

“你还是不要说话了……”

“唔……”

end

评论
热度(31)
  1. 长歌大师兄有青玉流Leo小爺 转载了此文字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