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都是瞎分的)
      
        厉忻随手把外套扔在沙发上,跌跌撞撞地推开卫生间的门——裴泽站在门后,手臂被门板拍的生疼。
      
         “∝#%&εελιζλ.........呕...”
      
          他跪在瓷砖上,呕吐物飞溅在昂贵的衬衫上——裴泽看不见厉忻的正脸,当然他也没心思去看,他只关心自己该怎样处理掉这个大麻烦。
        
          厉忻费力的支撑起身体,侧头打量浴室的摆设,眼神迷茫——他突然瞪大眼睛,抓着马桶边缘的关节泛白。
     
           “哗啦!”
      
        玻璃杯狠狠地砸在马桶边缘,碎了一地,还带了点红。
      
        就在厉忻发现浴缸内尸体的那一刻,裴泽果断出手,将架子上的玻璃杯砸向面前坏他好事的男人——厉忻也是够幸运,仿佛感知到危险一样,双手用力把自己向右推去,玻璃杯擦着他的耳朵摔在陶瓷马桶边缘,崩起的碎渣在脸上留下一道隐约泛着红的浅痕。

        裴泽飞快的反锁上浴室的门。
       
       现在他们都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浴室内陷入短暂的安静,厉忻和裴泽,一个靠着浴缸狼狈的坐着,一个手里捻着刀片: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带些慌乱的自己。

        【演员,厉忻,近日热度很高,不易处理掉。】
        
          裴泽的脑子飞速运转,计划着新的脱身方案。
         【惯犯,工作待遇高,可能是瘾君子,——不敢杀我】
         
        在裴泽寻找plan B的同时,厉忻也在凭借演员的敏锐力观察裴泽,试图从中找到一个能让自己安全离开的方法。

         “你不敢杀我。”(“我不会杀你。”)

         两人同时开口,厉忻眯起眼睛,毫不畏惧的迎上裴泽泛红的眼——他嘴角微提:果然让他猜中了。

          “厉先生,我突然...改变主意了。”裴泽的指尖与刀片隔了层汗,滑腻腻的让他一度捏不住这薄铁片。“保守秘密这一点,死人还是更稳妥些。”

          “如果我死了,社会上对于这个案件的关注度更高——到那时候,你以为你能逃脱一切罪责么?”厉忻不动声色的捏起身旁的玻璃碎片,嘴上也没闲着,态度强硬的回击面前的男人。

       “噗,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裴泽注意到厉忻手下的小动作,轻笑出声,“厉先生是个聪明人,脑子清楚得很。”他的视线又移到厉忻的脸上——这是个好看的男人,应该不错。
      
       “厉先生既然知道我不敢杀你灭口,那也该知道......想活着走出这扇门,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plan B :【左手处毛巾扰乱视线,控制右手,卸玻璃片,钳制,重击后颈,收拾现场,厉忻房间。】

        裴泽迅速抓起身后的毛巾朝着厉忻扔去,同时身体前扑,左手狠狠握住厉忻的右手腕……他听到衣料破裂的声音——身体一顿,掐在厉忻颈部的左手没有继续动作。

        他的后背被一把小巧而足够锋利的刀抵着。

         清理血迹和清理两人的打斗痕迹当然是前者更困难,裴泽和厉忻都了解这一点,所以裴泽暂时不敢动,而厉忻赌他不敢动。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