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人你不做,非要做鬼——”
         男人一把扯下浴帘,被遮挡住的血腥完全显露。
        裴泽笑眯眯的把刀柄洗净,用浴巾捏着,放在女孩的手里。
        她可真美,睫毛挂满水珠,身体纤细而白皙,上面还分布着自己留下的青紫印记,外翻的狰狞伤口……只可惜,死了。
 
         厉忻跌跌撞撞的走在花园的小路上,今晚的杀青宴他确实喝的有点多,头晕的很,可经纪人和助理都被他丢去国外度假,以至于自诩控制力强的厉忻在拒绝剧组工作人员的帮助后,只能一个人努力寻找自己的房间——然后,他成功的走错了隔壁的房间。

          裴泽站直身,卫生间里自己的痕迹都被处理的干干净净,现在他只需要离开这个房间,顺便把王乾的几根头发扔在床上,就可以万事大吉——他忽然僵住身体:坏了,刚刚为了方便逃走,没有锁门……卫生间外有人!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