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意识大致分为两种:意识和潜意识。意识是心里       
    强迫的陌生,潜意识却依旧是爱。」

        “奇点?”魏渭仔细的打量安迪,“何总给我的感觉到倒是有点熟悉——哈,我们该不会是网友吧?”
        “呃……算是……”安迪勉强挤出个僵硬的笑容。两人已然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也未曾联系——这次意外之料的相逢魏渭却表现的如同真正的陌生人……安迪心中酸涩,空落落的仿佛丢了什么。
         她可能真的丢了什么罢?
        
         白绾和老谭走出来,魏渭上前一步,自然的牵起了白绾的手。
     
        十指相扣。

       “手牵得这么紧?我又不会抢了你的未婚妻。”
       “谭总的各色新闻让我实在是难以放心啊。”
       “你们两个讨论这种无聊的话题有意思么?魏渭,我饿了,快点带我去尝尝你说的鱼汤……”

         安迪站在原地,怔怔的听着三人的对话,目光死死盯着地板。

         “好了,谭总,有时间我们好好聊聊,再会了。”魏渭牵着白绾转身,又冲着发愣的安迪打招呼:“何总,有机会一起参加论坛的活动吧,再见。”
         “恩。再见。”安迪微微的点头。她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丢失的是什么。

「奇点,原来……我把你弄丢了……」

谭宗明看着失魂落魄的安迪,想要伸手安慰,最终却还是叹气离开。

         夜幕降临,上海的霓虹灯仍然闪耀,但掩盖不了城市的孤独。

        十一点。
        赵启平今天值夜班。查完了房,赵启平就躲在办公室里刷朋友圈。刷的正起劲儿,突然收到了安迪的信息。

       安迪:在?
       六院接骨赵三藏:深更半夜女施主找小僧有何事啊?_(:з」∠)_
       安迪:你和魏渭最近联系了吗?
       六院接骨赵三藏:[黑人问号脸???]怎么了?

       安迪看到赵启平发来的表情包,也没有心情和他玩笑,直截了当的问道:
      
       他近况如何?今日意外遇见,像陌生人一样。

    
      「今日意外遇见……今日意外遇见……今日……」
      
        赵启平莫名的有些心虚——魏渭受伤的事情他没和其他人说过,就连曲潇筱都毫不知情,而且,魏渭抢救之后的手术都是他接的,作为主治医师,他当然知道所有情况,可就因为他知道,所以才会苦恼于如何安迪解释现在的情况。

        安迪:我只是问问,出于朋友的关心。

        赵启平在内心哀嚎一声,我的好安迪,我怎么和你说?这事情真是太乱了,又不了解你们两个所有心思,又怕一不留神一句话伤感情……

         屏幕另一端的安迪心烦意乱的握着手机,眼看着半个小时快过去了,赵启平仍然没有回应——安迪只好决定关了手机休息。
“叮——”
赵启平时间掐的很准,赶在了安迪关手机之前。一连三条语音消息,安迪挨个点开仔细听着。

“安迪,我也不大清楚该怎么讲,你度假回来那天,魏兄车祸,是我接手的。但是魏兄清醒后,似乎是失忆了——但可能也不是失忆。”

赵启平的话安迪只听懂了一个词:失忆。
失忆?
所以,他是一丝一毫没有剩余的全盘忘记?

“魏兄身边有一个女人,你应该见到了,她是车祸中的另一个车主,现在是魏兄的……女朋友。不过,她私下和我说,魏兄一直叫她安迪。”
赵启平又发了一张图片。图片里是安迪熟悉的奔驰车——不过却是一副报废的样子,奔驰被撞的算是散了架,一辆货车侧翻在一边,还有一辆卡宴撞在奔驰的后面。
“安迪,我私心觉得,魏兄现在很幸福,要比之前的颓废好得多。不过我也在担心如果魏兄记起来了之前的事情——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毕竟,受伤的人多了并不能代表能平均伤害。”
赵启平的声音透过听筒,在空气中传播,最终振动安迪的耳膜。
原来,是这样的。

「我用了全部去爱。
  我可能会不记得她的容貌,
  不记得她的声音,
  但我却从未忘记,
  我爱她。」

【子玄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

评论(2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