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香…”
        裹在被子中的人终于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一只手正托着盘子“悬浮”在自己头上。

        “小迷妹不是一向以自己的起床时闷来嘲笑偶像赖床的习惯么?”盘子挪开,映眼中的是魏渭戏谑的眼神以及不断放大的脸——不容她反驳,唇已然被温柔含住。

        “魏夫人,该起床吃早餐啦。”

         一个带着香甜气息的早安吻结束后,安迪终于从周公的棋局中回过神来:“或许我该提醒魏先生,他的个人档案袋中还少了一份红色的本子——”“魏先生也很无奈啊,”魏渭放下手里的盘子,帮着安迪把衣服拿过来,“谁让贵国某机构工作效率着实太慢,害的我还不能转正。”
         “所以是怪我喽?”安迪挑眉,半笑半威胁的拽住魏渭的衬衫领。
         “我哪儿敢啊?好了,快起床,一会你的早餐该凉透了。”
        安迪的动作让身上的被子滑下来,胸前春光被魏渭看的一清二楚——昨夜缠绵的痕迹犹在,自己留下的吻痕如冬雪中藏匿的红梅,星星点点,越发的诱人——可魏渭又恐安迪害羞记了仇,让自己十天半个月的不得近美人身,只得慌忙别了头岔开话题。
        他算是幸运,一向羞赧的安迪并没有注意带到他的小心思。

        安迪躲在被子下换好了家居服,随机就要跳下床——“啊——!”
        “怎么了怎么了!?”魏渭刚刚端起盘子的手被吓的一抖,那可怜的盘子差点粉身碎骨——幸好地上铺了地毯。可魏渭并没有管那个差点死掉的盘子,他看到安迪的眉尖儿都蹩到了一块儿,心下慌了起来。
         “……腰疼……”“噗……诶呦安迪松手!……我错了我错了都怪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当眼泪汪汪的安迪说出腰疼时候,魏渭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安迪就掐上了他腰间的软肉。
         “就是你的错!……抱我过去!我走不动了!”
         “好好好——都听我家安迪的。”
         面对安迪的霸道和难得的撒娇,魏渭一向没有抵抗的能力,每每都是立刻投降举白旗——反正他也是乐在其中。((。ⓥдⓥ)ノ夭寿了!上海滩一代霸道总裁从此沦落为气管炎领军者!)

         “这是汤圆么?汤圆不是煮的么?”安迪看到餐桌上一盘金黄的小团子时,惊讶的问道。
         “南汤圆,北元宵。这是炸元宵,”魏渭把安迪小心的放在椅子上,又转身端了一个小锅回来:“这是煮元宵。”
         安迪好奇的看着魏渭从锅中舀出几颗浑圆软糯的白团子放在汤碗中,又盛了些元宵汤。随着奶白色的汤汁注入碗中,白团子也上下浮沉,看起来的确很诱人——不过,比起那盘泛着金黄光泽的炸元宵还是差了好多。

         “好了,这东西不好消化,不能吃太多。不然一会儿又该胃疼了。”
         眼见着面前的炸元宵飞速见了盘底,魏渭连忙伸手拦住安迪的筷子,生怕她吃的太多犯了胃病。“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长做,但是不能一次吃太多——你忘了上次火锅的教训?”
         一听到魏渭提起火锅,原本有些不满的安迪立即乖乖扔下筷子:她才不要再来一个月的晋荤禁油禁辣呢,没有大荤,她可怎么活。

        上一次魏渭去四川出差,带回来好多火锅底料——结果一肚子红油的安迪被勒令禁生冷辛辣油荤。搞得那一个月安迪的低气压和午餐的清粥小菜让老谭一度以为安迪受到了虐待。

        “……偶像,最后一个好不?”安迪双手托腮,眼睛紧盯着魏渭筷子上的元宵,到像是一副魏渭真的虐待她的样子——“唉,真是败给你了。”魏渭还是受不住安迪委屈的小眼神,败下阵来。夹起一个元宵送到安迪嘴边:“最后一个,不可以再多了。”
         “恩,我保证。最后一个。”安迪满足的品着元宵的香甜,一脸的享受。

(魏渭:吃了元宵的醋怎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2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