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一夕——番外篇1.】

都说这是只有老人才会做的梦,可他明明只算中年。
到了现在才明白,原来有时,梦才是现实。

他牵着她的手,一同散步,说说笑笑,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太阳只剩余晖,黄昏薄暮,苍苍茫茫中,忽然寻不到她。
他四顾寻找,不见她踪影。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
没有回应。
就连自己的喊声都听不到回音——仿佛被这旷野吞吃了一般,没留下一点依稀的音响。
他好像把她弄丢了……又或是自己被她丢下了……

惶急中惊醒,却发现她还在自己怀中睡得正酣。
“安迪,你会扔下我么。”
梦中的凄惶感仍存,让他怕的很。
安迪像一只小小的兔子缩在他怀里,露出笑容:“我才舍不得。”
那就好。

“安迪,你在哪?”
“安迪?别闹了,快回来!”
两人分明是一同出来的,手又牵得那么紧,怎么会走散?
魏渭来回寻找,大声呼喊,四处问询——似乎没有人看到他,所以也就没有人理会他。
安迪,你是不是迷路了。
他站在上海昏暗的弄堂中,犹如被遗弃的孩子。

魏渭再一次从梦中惊醒。这梦,虽是不同情境,但情味却是相似的。
怀中不再有一只小兔子紧贴着自己的胸口说舍不得。
他抱着还有安迪味道的枕头,无声的哭起来。
“安迪,你还是狠心丢下我了。”

梦就是梦,无论悲伤欢愉,总会有醒来的那一天。而醒来的那一刻,家不再是家,只是自己的客栈。

                        文:魏子玄/千仞
    【情节参考杨绛先生的《我们仨》】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