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与题目无关】
          
    天空昏沉,朔风渐起,纷纷扬扬的卷下一天大雪来。
     桌面上有一碗尚未吃完的面,旁边还摆着一碟精致的豌豆黄——Andy正紧捏着手里的玻璃瓶,小口啜饮橘色汽水。指尖所触及的凉意,渗透进血液中,仿佛疯长的藤蔓,密密麻麻的缠绕、包裹整颗心脏。
     冷到极致。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嘭!”
      员工们纷纷看向发出巨大声响的办公室,一时间,议论声不断:
“诶,我说何总不是辞职了吧?”
“不一定,那个天天送花的小包总可在谭总办公室里。”
“三角恋啊?上司的事情可真是狗血。”
“得了吧,什么三角恋,没见之前安迪的绯闻男主角也进去了吗?……诶诶诶,有人出来了。”
      一群人连忙坐好,装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
    
      魏渭怒气冲冲的离开盛煊,嘴角还有一点淤青——谭宗明和包奕凡在办公室内大打出手,一片混乱之中,他也挨了一拳,最后不得不拎起一把椅子向两人砸去:“打架能他妈解决问题吗!?你们两个不是觉得自己都比我有能耐么?那就接着去找!”

   ——“Andy,你在哪儿?”
   ——“Andy,我很担心你。”
  ——“Andy,你如果不想回复我,至少,至少要和谭宗明说一声你现在是安全的。”

    我不好。
   她迅速的删掉了输入框内的字,“我没事。”想来想去,还是把这句删掉了。索性,彻底失踪一次,好好的静静心。
   
     整整两周,与Andy相识的人没有一个和她有过联系。谭宗明尽最大能力翻遍了上海,又去查了三周内的航班,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Andy戴着耳机,反复听着魏渭发来的语音消息。她想念这声音,更想念声音的主人。有那么一刻她差点摁下发送键,可心里的小人却一直叫嚣:“You are a lunatic!”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Andy,让她的精神紧绷着,深陷于恐惧未来的漩涡。
     奇点 ,我很不好。
      No one can save me.

     有细小的雪粒被风卷着带入门内。
      Andy紧紧的用身上的大衣裹住自己,慢慢走回酒店。前门上来往的行人极多,她在热闹的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
     这雪越发下的紧了。

                                                 文/魏子玄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