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是因为赞同lo主的观点。第一次觉得是想娶了她

釆心贼: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如果你只能看到她的一面,那只能说明你离得还不近,你,不能靠近。她不想给你看罢了。


解语花为懂的人开,她也是只为爱的人跳舞。


而只有他,才是这支舞的享有者。


————写给爱情,写给不为人知的激情


“我一个人跳舞,从清晨到日暮。”安迪化身成了一只猫般,带着歌声,靠近了他,一步一步踩在他谭宗明的心上。明明是寂寞情怀的原唱,可在她的声音里,在谭宗明的眼里,那却是夜里魅惑的气息。


“安迪”他握紧了手上的高脚杯,香槟在夜色里微微抖动。身体几不可见的晃动一下,绷紧,像是要进攻又像是要克制。


“安迪”他只能又一声呼唤她,试图猜测他的安迪,到底是要玩些什么把戏。颤动的眼神连带着眸色也燃起了温度。他渴求她。


“思绪整夜翻覆,暗夜四面围堵”她妖娆的身姿裹在深色皮衣里,在昏暗的灯光里影影绰绰,勾动着他所有的心思。明明是连一片肌肤都不肯露给他窥视,偏偏就是这么撩拨。他已经能想象到,那双高腿靴褪下来时,那美好诱人的双腿,在他怀里挣扎的样子。


“安迪,你这是要人命”谭宗明想要泼了手上的残酒,高脚杯凑近她的手,想要抚上她的腰肢,她的脸颊,她此刻放着光的眼眸。


“我一个人跳舞,从清晨到日暮”安迪却不管他,绕过他伸过来的长臂,继续她的礼物。


夜来的太急,故事还要从一周前说起。






“小曲”曲筱绡正在家里躺尸,为了一个标书累死累活,门铃却一点儿面子也不给的响了起来。懊丧的跻着拖鞋去开门,酝酿在嘴边的尖叫在看到门口的安迪时,还是留了三秒。


“啊啊啊”安迪看着曲筱绡略带惊讶继而又恢复常态的面色,自顾自的闪进她的家里。曲筱绡也就一个人错愕的关了门,揉乱本来就不甚整齐的发型。发出一声尖叫。


“安迪啊~人家好不容易睡个懒觉,你竟然破天荒的来找人家,人家很纠结的好吧”曲筱绡搜刮出一堆零食,尽管吃的只有自己,还美其名曰不能怠慢安迪。


“对不起”安迪捧着一杯水,神色惴惴的低声。不知道怎么向这位情场老手讨教,和谭宗明的关系日近,但是总觉得还是有着问题。


“怎么了,安迪,有事儿找我?”曲筱绡微微一嗅,就知道早有问题。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在的问。安迪是什么人,华尔街海归高管诶。用小蚯蚓的话来描述,高冷姐。关关天天放在心上的偶像,她处理不了的,怎么也不可能是工作问题。当然,工作问题,她也会去找谭大鳄,她这个小虾米,可没什么意思。


那自然是感情事,她喜欢的不是魏兄,很明显。小包总还没上线就被谭大鳄的手腕压下去,那么一定就是和谭宗明。既然连谭宗明都搞定不了的问题,那关键就一定是安迪。这么一溜顺下来,她心里已经盘算了一连串解决方案,现在的问题就是安迪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小曲,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安迪默默喝完手中的水,深呼吸一口才挤出勇气,一鼓作气看着曲筱绡轻松的神态,抛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她却觉得很有必要的问题。


“what?!”曲筱绡简直要跳起来,什么叫有问题?“姐姐,你指哪方面啊”


“不是,安迪啊”曲筱绡见她又要沉思回去组合答案,放弃让她自己一个人思想斗争,决定自己抽丝剥茧,好奇心爆棚还要自己探索,她哄着安迪。“你是觉得你和谭大鳄有什么不好吗”


“不,他很好。”安迪理了理头发,咬紧了下唇。否定的很快,干净利落。


“那你怎么想的嘛”曲筱绡站起来走来走去,不知道安迪在纠结些什么。


“你,当初说魏兄为什么不适合我?”


“那你们当初谈了那么久,连个床都没上过”曲筱绡听到这话才眼睛放光,蹭过去靠着安迪坐着,揽着她的肩膀,“诶,你先别急着说我开放啊。安迪,你本身也不是憎恶婚前性行为的人,明摆着,魏兄对你没有性魅力嘛”


安迪现在已经能够慢慢的和亲近的人接触了,虽然有一点不适,但是已经克服,正如现在,曲筱绡挂在她一旁,她可以接受,也很开心。“但是我可以和他拥抱,甚至可以接吻”


“所以呢”曲筱绡不以为然,“爱情是个美好的东西,不是要你强逼着自己忍受。你忍着忍着,也许可以抱一抱,亲一亲了,但是呢,你只要想象到,他和你融为一体,你办不到啊。那他肯定不是你的菜啊。”曲筱绡一点一点的解释,到最后发现安迪也不反驳,知道她是早已接受这个观点,只不过还没说到真正的问题。顺口又调戏了一把“要我说,还是和小包总,谭大鳄那样的大帅哥滚床单更适合你”


“小曲”安迪笑着推开了她,不正经,天天想的都是什么“我可不是一味的花痴”


“是是是,那你~”曲筱绡笑着又站起来,话还没问半句,想起刚才这一路谈话。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哇,安迪,你该不是还没有和谭大鳄到那一步吧”


安迪转过身去,接了一杯水,不说话。


“诶,默认诶。”曲筱绡鞋也来不及穿,眉开眼笑的凑过去“天啊,是你把谭大鳄也踹下床了吗”


“他都没有试过,都是小心翼翼的。我根本没有那个机会”安迪喝下水,把水杯放在一旁,抱臂而立,显得郁郁不欢。这就是问题啊,谭宗明是不是不喜欢她啊。


“啧啧啧”曲筱绡摸着下巴,看着安迪,玲珑有致的身材,家居服都掩盖不住的惊艳。低下头时,侧脸的线条被阳光勾勒的像个天使。露出来的那截小麦色的小腿,在阔腿裤下显得格外纤瘦。谭宗明可不是什么清教徒,看看他以往的绯闻报道,如果不是真爱,他怎么会对安迪这么克制。不用强迫的手段,从这一点,他就比魏兄高了几个档次。


“情圣”曲筱绡想着他每天要冲的凉水澡,来了一声赞叹。安迪不明所以,抬手疑惑的望着她。


“咳咳”曲筱绡心生一计,掩饰下花花肠子,正色“安迪,虽然说这种事情主要是男人主动吧,但是女人也不能一点儿暗示也不给吧”


“暗示?”


“你有没有邀请他留过宿或者主动在他那里留过宿?”


“没有啊,老谭工作那么忙,留在我这里会耽误的。我也不喜欢他那个大别墅,冷清”


“那不就结了吗”曲筱绡领着她坐回沙发。“你等着啊,我去叫樊大姐,你这事儿,包我们两个人身上了”拍着胸脯让她放心,哼着小曲就冲着2202去了。


安迪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但更多的还是兴奋和期待。小曲和樊小妹,会带给她什么改变?谭宗明会不会喜欢呢?


“安迪”樊胜美拿着电脑被曲筱绡推进门,曲筱绡风风火火的过去找她,三言两语给她说清情况。她也是乐见其成的,自然行动上双手配合。


“嗨,樊小妹”安迪站起来,不知道要做什么。


“安迪,你们之间有送过什么礼物吗”曲筱绡飞快的收拾着桌子,腾出电脑的空间。在想怎么说能让安迪更好的接受这个主意。


“老谭倒是送过我很多礼物,我只挑过一只手表给他。”三个人围到一起,安迪回想了一遍才给出答案“对了,我还抢过老谭的很多东西”


“那,安迪,让我们为你量身打造一份礼物”樊胜美笑着启动文件,给曲筱绡递过去一个眼神。


“包谭总满意”曲筱绡拉上窗帘,引诱着安迪答应。


“好”。







这是前话。谭宗明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此刻他不想知道任何无关的事,他眼里,心里,都只有这时候绽放的安迪。


晚上的时候,安迪约了他吃饭。


一切都很正常,他送她回家,欢乐颂的小区他再熟悉不过。他为她挑的,只可惜没有预留出他的空间。不敢留宿,怕她会紧张,怕自己会忍不住。一直以来,都是默守着不留宿的原则。


她却开口留他,“我有礼物送你”。


他压抑着想要跳动出膛的心脏,隐隐的期待着她给的惊喜。舞曲想起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她化身成了众神礼物,潘多拉一样的引诱者。可他,甘愿,宁为这夜里的撒旦。为她沉沦。


“安迪”声音早已变得嘶哑,拉住她细腻皎好的手臂,想要一点一点的得到她。她却欺身上来,用手指堵住他的唇,“嘘,让我为你跳完这支舞”


香气自她的唇上袭来,软软的打在他的脸上,若即若离。柔若无骨的腰肢贴着他周身舞蹈,不肯停下来让他扣住。她凑过来的时候他是多么想狠狠地,拉近,再不放手,永远的占有她。可是她说,她要为他跳支舞。这是为他跳的舞。


“散了算了吧,再也不想他”


“就回到最初”


“就痛到麻木”


她选的歌可不是很好,有他在,怎么会让她一个人跳舞,痛到麻木。


“一颗失重的心,今晚其实特别需要被好好照顾。”


媚眼如丝的安迪,香汗淋漓的安迪,这支舞跳的是一颗失重的心。她解开身上的皮衣,其实本来曲筱绡的意思是不要穿太多,但是她总觉得不习惯。面对着他的审视,她微微的颤抖着手,将衣服抛向一边。


谭宗明是要疯了,一道让你垂涎欲滴的菜摆在你的面前只能看不能动筷子的滋味是要人命的。要不是借着夜色的掩护,安迪就会发现,这早已是一只蠢蠢欲动的狼了。


他望着她,再也容不下其他。火在撩他的心,也在灼他的身。她这一次近身,再也没有脱离的机会了。“安迪”他嘶哑的喉咙里挤出最后一丝理智,强逼着她和他对视。


她用额头抵着他的,垂下眼不敢与他相望。这支舞,用尽了她这一周积攒下的勇气,气喘吁吁的胸膛和他一步步却靠的更近。她的神思还是清明的,她爱他,所以她愿意为他奉出这一切。也不甘示弱的望过去,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又靠近一点。


几乎是贴着他的唇边,呵气如兰。“所以,谭大老板,喜不喜欢这个礼物”


谭宗明便再也没有什么理智,恶狠狠的,一下子吻过去,咬过去。从唇,到齿,到舌。他长驱直入,再纠缠住她的舌,一起共舞。


“哼~”……“嗯~”压制太久的情色一旦被释放出来,就是长久不息的缠绵。细碎的呻吟从吻的间隙的里,安迪的神思里,溜出来。安迪羞红了脸颊,谭宗明却更发的不能满足。


从她的唇流连到她的耳廓,耳垂,一路吻经她幽香的脖颈,锁骨。蕾丝长袖完美勾勒包裹住她的香肩,他手下的动作也不肯停住。


一步一步褪下她的鞋子,一寸一寸爱抚她的肌肤。安迪难受的夹紧他做乱的双手,他将她放置在沙发上,俯下身专心致志的脱她的长靴。用手,以唇。啃噬着,进攻着。将褪未全褪之际,他又攀上来拉住她乱动的手,一只手将她的两只手推到脑后控住,笑着,喘息着,凑近吻她,“安迪”一声声唤她。


“嗯”安迪咬紧了牙关,一出声就是令人血脉喷张的呻吟。脑子里,心里,都难受的紧,整个人像一条离水的美人鱼,急需雨泽的恩赦。


“安迪”谭宗明却不依不饶的挑逗着她出声,下面一只手依然在折腾着她,将她的短裙撩上来,一点一点的靠近那禁忌之地。“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文人诚不欺我也”


“谭宗明!”安迪羞恼的喊他。


“我很喜欢这个礼物,但是礼尚往来”谭宗明却不管,伸进她的外衣,解了她的内衣,全然一副全盘在握的局势。“我也该回送一份”


安迪挣脱了他的手,不甘示弱的去解他的衬衫,嫌扣子难解,一股脑的撕扯,倒先让他赤裸着胸膛。“回送什么”


“我”谭宗明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咬开她碍事的衣物。“你可不能不接收”。


所以,这是两个人共舞的夜。


————————————————————————


配合跨界歌王里涛姐的《一个人跳舞》食用更佳


真心觉得涛姐那个时候不是攻,明明就是挑逗!!!


头一次想娶了她,而不是嫁给她~_~


———————我是纯洁的分割线———————


其实我觉得这个梗明明是适合开车的!!!


◐▂◐◑▂◑◑▂◐滴,我是学生卡,我才开不了车


你们老司机带带我啊啊啊

评论(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