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时奇点完全镇定的坐在驶向天台边缘的车内,安迪还会拒绝他吗?)







"上车"安迪冷冷道,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奇点。







奇点看着几十米外的天台,心中明了。既然她想逼他放手,那他也与她赌这一回。如果安迪及时的刹住了车,他会紧紧拥住她,并深吻她,绝不给她一丝拒绝自己的机会……但如果,刹车失灵,亦或是安迪没有及时的刹车,那他也要在坠楼的十几秒内给安迪带上自己精心挑选的戒指。——没错,无论怎样,他都要让所有人,让她知道,自己的心。







车子发动,极速驾驶到天台的边缘。奇点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刺耳的刹车声几乎要把耳膜撕碎。







安迪扭头看向奇点,却在对方深情的眼眸中看见了自己的慌乱。——明明该害怕,该大叫着人的是他啊!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却比他还要害怕意外!他就这么相信自己,相信一个随时可能发疯的精神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奇点的声音沙哑,这是几晚不休不眠的结果,"别再逼着我放手了……不然,最后疯的,会是我。"







奇点说话时吞吐出的气息打在安迪的脖颈上,异样的酥麻感让她呼呼吸不稳。







"我记得我说过,如果你喜欢我,那你会心跳加速,四肢软麻,呼吸不稳……你能看到的只有我。"







不给安迪一丝说话拒绝的机会,奇点难得强硬的把安迪禁锢在自己的怀抱中,深深吻下。







这怀抱很温暖。安迪第一次发现奇点的怀抱是这样温暖,甚至可以让她暂时放下三十年来累积的一切恐惧。







……………………………………………







"你就这么想知道我内心的想法?"魏渭宠溺的看着妻子,眼底的温柔可以把人融化。







"很好奇,正常人都会在那种情况下害怕,就算老谭这样的也不例外。"







"我呀,当时抱着直接一起死的决心坐上的车,打算在老谭的宝贝车把我们炸的四分五裂之前给你带上戒指,这样就是到了什么幽冥地府之类的地方就可以以此赖在你身边了。"







"……果然无赖。"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