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映·二】

      “这是谁的命星?竟然比秋山家的那位还要远?”莫雨盯着星空中一颗突然闪烁着红色光芒的星星很是吃惊。

      天海也注意到了——新生的命星,似乎是从国教学院那一带升起的……陈长生,是你么?

     “命星定的再远又如何?这一代青年才俊之中也是有那么两人的命星要远于龙骧星,可这二人又有谁能比的上秋山君更让朕满意?”天海不屑轻笑,继续观察星轨。

       在天海看来,她这个帝令女官不过就是个不懂修行的小孩子。即使莫雨现如今在朝中的地位极高,又是新生一代中少见的聚星巅峰,于天海而言,也仍旧是当年大哭着要找母亲的小姑娘。

       红色命星发出微弱的光。

       这颗星星实在是太远,远到它的光辉常被其他耀眼的星辰掩盖。京都西郊的祭祀们没有注意,京都内观星的众人之中也只有在大阵的天海与莫雨看到了定星的全过程。

      “莫雨,你记住,这命星并非仅代表修行者力量的来源。”天海渐渐皱眉,“命星,还可以是命中的克星。”

 

 

        这满天星辰的光辉相互呼应,有谁能说清这期间的牵连呢?不过,谁与谁有缘,谁是谁的劫,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在一念定星时确定下来。

 

 

       陈长生欣喜的睁开眼:他终于洗髓成功了!!!星空之中也有一颗星星是属于他的了!

       他迫不及待的撩起衣袖——果然,那条银色的细线退了一些。陈长生总算看到了改命的希望。

 

        洗髓成功后的陈长生高兴得很,简单调息后便去了百草园静候天海的到来。

        她的确又来了,却是一副比往常更疲惫的样子。

        这让陈长生有些心疼。

(然后就发生了一些可以描述但是我实在是懒得写的场景)

 

        天海今日很累,累到没有想清楚,就鬼使神差的跟着陈长生进了国教学院,睡在他的床上。

        而少年盘膝坐在床侧,眼里满是欢喜:

     “我心悦你。”

       这心意,仍只有少年自己知晓。

 

 

        夜幕中,凤凰星仍是最耀眼的那颗。

     “双星相依互克,怕是情劫无法啊!”

       千里之外的西宁镇,也有人密切注意着星象。

 

         商行舟收回神识,慈爱的摸摸余人的头——余人不知何时已经睡着。

       

      “睡吧。”

        又是一声长叹。



先送上一篇…………这两天考试,期末考前学校放了个复习假……不行,我要去复习……不然暑假都更不了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