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生·一】

 

    “陈长生,你果然来了。”

       一片青叶落在陈长生的上方,轻而易举的打破屏障后消失不见。寅行道站在不远处,神情古怪。

      “你有病。”陈长生淡淡撇下一句话,没有回头,而是从剑中取出一把罗伞,小心地用它遮住天海的身体,直到觉得雨水不会打在天海身上时才慢悠悠的起身,看向寅行道:

    “师叔向来了解长生,自然会料到长生来此。”

       少年神色平静,看向寅行道的眼神并无波澜,似乎两人间的只有师叔师侄这一层纯粹的关系,而无其他恩怨——但这怎么可能呢。

     “相思风雨中。”寅行道冷笑,“这女人还真是……该死,抢了太宗后竟连你也不放过。这霖雨春还是当年太宗命神匠所制,是最能聚养元气的罗伞——太宗的东西,她竟然给了你!”

 

    陈长生冷眼看着寅行道的独角戏。这老头废话真是太多了。

 

    既然相遇,必有一战。

 

     那就动手吧。

 

     陈长生起手结印,将空中飘落的雨丝凝聚为水球,又复以红铜伞重击。千万道水刃直逼前方。

     寅行道缓缓挥手,水刃在空中凝结成冰,碎了一地星光点点。

 

   “本以为你敢前来是有了长进,没想到还是这些个雕虫小技。”

   “所谓的长进,在师叔眼里也不过不值一提。那何须长进?”

   “你过于自信了。”

 

       这场较量的结果原本是毫无意外的。陈长生虽顿悟了星图,但毕竟比不上寅行道多年修行所积累的实力。

       但凡世间修行者,先凝神,便可定星,就可以引星光洗髓,于是可以坐照自观,能坐照,就可以心意通幽,明天地造化,能够通幽,便能够聚星于体,百病不侵,能够聚星便能够从圣而行,御风万里,然后方能神隐于天地之间,不在命轮之内,最后能身处人间伸手摘星,比传说的神隐境界更加玄妙,从来都只存在于想象之中的大自由境界。

       陈长生年纪轻轻实力在同辈中已是超前,但终究停在聚星。相比之下,寅行道近来得星盘大阵相助,只剩三成便可突破神隐。实力上的差距也就提前预示了输赢——但……既然他陈长生的命运已经够戏剧化了,何不在多一些惊喜呢~

 

 

       少年再一次被青叶击飞,不过却未像之前狼狈的摔落,而是脚下踏雨稳稳停留在半空。

 

     “论资质,你确实比余人强了百倍,但是你太不听话了。”、

       寅行道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实际是被陈长生的突破震惊。这是第二次。第二次在战斗中突破。大朝试时明天地造化而通幽,现如今御风万里从圣而行。短短一年就与自己同一境界,这修行的天资过于可怕!看来陈长生是万万留不得了!

 

       寅行道起了杀心,出手便是最重的招式。

 

       即使是从圣 也要分层次——自己与寅行道还差得远,今日只能先逃了再说。

       陈长生想着,同时以回梦逐光分影迷惑寅行道,又利用寅行道的青叶阵法反筑屏障,转身幻光步到天海身旁,抱着她从园中消失。

 

   “接引离斯毒火海,幻光游世常自在。……看来,却是我太自信了,”

      叶片散落,狼藉一片的百草园内只余寅行道一人。





这就是霖雨春。


评论(7)
热度(20)